乐育英才勤奉献愿护新花作春泥校友宋芳荣从教二十一载不言悔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2-06-29浏览次数:108

       宋芳荣本色是教师。虽然到任五峰土家自治县教育局副局长已近一年,可是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丝毫感受不到惯常的“官气”,她的平实与从容令我们时时感受到人民教师的人格魅力。

       市长亲自指示解决“公办”身份
       宋芳荣15岁任教时的身份是“民办”老师,在五峰最艰苦的海拔1800多米的顶坪单人教学点一干就是8年,后来在国家政策的调整中,这些“民办教师”被定性为“代课老师”。随着媒体的宣传报道和各种荣誉的纷至沓来,在各方的关注下,学校历经三次搬迁至今天的位置。而宋芳荣身份的转变还是由市长亲自指示解决的。
       1996年,时任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的郭远章到五峰土家自治县检查电站工作,听说了宋芳荣的事迹后,执意亲临学校看望慰问宋芳荣。当得知她还是代课教师时,郭市长当即表示,一名长年扎根山区教育事业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怎么能够还让她有后顾之忧呢?很快,在市长的直接关心和指示下,宋芳荣顺利地成为一名“公办”教师。而她的学校在变迁调整中不断扩大、发展,目前有正式教师11名,在校学生149人,配有能上网的电脑10台。
        三坪张家港骏马希望小学现任校长杨君谈到宋芳荣时说,“宋老师是一个很能吃苦的人”,至今她仍然清晰地记得,那年到山上监考发现宋芳荣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却要背几十斤米走几十里山路为学生烧柴煮饭,住的是简陋的吊脚楼,下面喂着猪和牛,夏天蚊子成群,一到晚上不时有野生动物的嚎叫,很为宋老师的精神感动。

       没有读完的北大MPA
        宋芳荣是第十四和第十五届团中央委员会委员,2004年团中央派遣她就读北京大学MPA(公共管理硕士)。宋芳荣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勤学多问,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好评,被“同学们”称为“小学老师读研第一人”。无奈英语功底太差,一年后她不得不选择了放弃。但是,宋芳荣并没有气馁,2005年她就读于中央党校政治学理论专业研究生,通过刻苦努力于2008年取得硕士学历。
        其实,自15岁从教以来宋芳荣从来都没有放慢自己的求学脚步。还在山顶吊脚楼教书时,她就克服重重困难,相继进修了中师和大专专业课程,并取得相应文凭。1996年,宋芳荣被我校教育管理系破格录取,在校期间表现优异,两年后获得本科文凭。“身教胜于言传”,长期持之以恒的对学习的追求,宋芳荣以自己的实际行为激励着自己的一批批学生。今年考上初中的学生刘晓彤说,“只要自己努力,都是有出路的。”正是以宋芳荣为代表的老师们的精神潜移默化作用的体现。

        五个“孩子”
     “为了学生的一切,一切为了学生,宋老师就是这样的好老师,她永远在我们心中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回忆。”今年从河北经贸大学法学本科毕业,现在重庆綦江县法院工作的覃金林是宋芳荣收养的“老大”,她的高考是永生难忘的。
        四年前的高考前夕,宋芳荣为了“孩子” 覃金林能够安静休息,同时省钱,将她安排在家里住着。那几天,宋芳荣每天下班回到家就开始为覃金林准备晚饭,“孩子”看着那瘦弱而忙碌的身影,心痛地说,“老师,我来做饭,您先休息一下!”“不了,你看书吧,或者歇会,调节好心态,明天考个好成绩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宋芳荣语重心长的话语凝结着对“孩子”的无限期望!晚饭后,宋芳荣说出去一下就回来,可很久也没回来,后来覃金林才得知老师是“骗”她,而去医院照顾正在输液的4岁的小儿子了。
        正如宋芳荣自己所说,“我觉得为了孩子们能有好的出息,我做点事情很值得!”多年来,她先后一直扶助了五个孩子,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直至大学,尽管自己并不宽裕,但她尽力供养着他们,孩子们有出息是她最大的心愿。提起自己的这几个孩子,宋芳荣满脸幸福,她自豪的说,孩子们从上初中就经常回来看望自己,那么多年的辛苦也值了。宋芳荣亲切的叫他们“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这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却亲如家人的大家庭。目前,老二学电脑在山西打工,老三在广州做质检,老四和老五两个初中毕业后去学厨师了。

       兑现工作承诺
       中央党校研究生毕业后,宋芳荣被任命为五峰土家自治县教育局副局长,分管全县贫困生资助和关心下一代工委工作,承诺为一所学校解决10台电脑和为另一所学校更换食堂饭桌。一年来,宋芳荣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广交朋友,动员社会各界人士为五峰教育事业贡献力量。在记者采访时,宋芳荣欣慰地告诉我们,承诺解决的10台电脑已经在一位“下海”的朋友帮助下教师节就可以送到学校,而食堂饭桌的经费已经通过省民委联系好年底到位。
        五峰县教育局办公室黄主任谈到对这位副局长的看法时表示,“谦虚、亲力亲为和亲切谦和”是宋芳荣给多数新同事的印象,并认为她“善于积极思考分管的工作、想办法” 。宋芳荣自己则谦逊地说“角色还没有完全转换过来”,以前只是想着怎样把学校建好、把自己的学生上学问题解决好就行了,而现在需要面向全县中小学,在组织工作、协调能力方面都需要加强。

       宁肯卖房不卖奥运火炬
       前一段时间,网上盛传宋芳荣要卖奥运火炬,如今面对这个问题,她已经非常坦然。作为湖北省唯一一名参加在北京现场火炬传递的奥运火炬手,宋芳荣显然低估了自己“卖火炬”的爆炸性影响,她说“其实当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着卖的钱一是可以治病,二是可以解决学校的困难。”现在,在各级领导的关心关怀下,宋芳荣的想法有了转变,她觉得自己应当把奥运火炬留下来。
        宋芳荣是一个低调的人,也是一个不愿意向领导和组织提要求的人。长期以来,宋芳荣都和丈夫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而孩子也跟着丈夫在宜昌读书,她只能在周末乘几小时的长途车“回家” 团聚。去年,丈夫的“恶性淋巴瘤”愈发严重,只能选择手术,手术、放疗及其它花费达数万元,其中多数是借款,目前正在进行中药治疗。其实,该病几年前已经检查出来了,只是由于经济原因一直拖下来没有治疗。
        现在,宋芳荣仍然在周末奔波在五峰和宜昌的长途客车上,她告诉我们,已经对宜昌的按揭房进行了估价,只是由于是一楼一直没有买家,五峰的房子价格合适的话也打算出售。“先解决目前的困难再说,自己不能搞特殊化,不能给组织添麻烦。”尽管艰难,宋芳荣仍平和地说,“大不了,再租房子过嘛。”

     “公众人物”的无奈
        作为五峰土家自治县的“名人”,宋芳荣也有自己的“无奈”。还在吊脚楼学校时,宋芳荣就经常在寒暑假、周末及节假日到处打工为学校和学生挣些“经费”。她到武汉的汉正街贩过挂历和服装,到湖南的龙山县卖过山货,在餐馆里刷过盘子,在宜昌摆过地摊,卖过菜和水果……多年来,宋芳荣一直这样想方设法的“赚钱”来哺育着大山里的希望,再辛苦再累她都忍受过来了。她先后在1997年和2003年两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胡锦涛总书记曾在座谈时亲切地叫她“不要再出去打工了”。
       宋芳荣的一心为教育并没有得到周围人的认同,他们认为宋芳荣是“名人”,为学校和学生补贴的钱一定是社会上捐赠的。对此,宋芳荣觉得很无奈,不过这还不是最委屈的时候。最让宋芳荣心酸的是关于她的儿子就读私立贵族学校的传言,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卷入成人的是是非非中。谈及今后的打算,宋芳荣平静地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尽力做到家庭与事业兼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