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最好时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6-09浏览次数:(10)

作者:学通社记者 刘云 尚雪莹 王雪

当青春撞上军营,会产生怎样的火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将青春交付给军营,用汗水突破极限,用训练重塑自我,用伤疤纪念成长。怀着“志存高远励青春,建功立业赴军营”的抱负来,带着一身正气与刚毅走。在青春最好时,他们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初心源于热爱行动更加坚定

“我从小就有个军人梦,向往成为一名海军。”20149月,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原2013级生物技术及应用专业的何帅收到来自海军北海舰队某部的入伍通知书。受曾参军父亲的影响,何帅对军营满是期待,而国家海域频遭侵扰事件更让他坚定了参军信念。

物理与机电工程学院原2013级电子信息科学技术专业的韩飞红,在同年入伍成为一名火箭军(原第二炮兵)。军旅梦早在他幼时便已萌芽,当进入大学见到征兵海报时,韩飞红毫不犹豫报了名。“当兵得有见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的拼劲儿!”韩飞红报到后第一件事,便是换上皮靴和迷彩服,为即将开始的军营生活而摩拳擦掌。

与何帅、韩飞红不同,物理与机电工程学院原2013级电子信息工程技术专业的胡森林加入武警部队则是源于偶然。一次,胡森林看见街头武警巡逻警戒,他被武警的飒爽英姿吸引,满怀敬意地对朋友说:“如果我参了军,也要像他们一样穿军装、持警械保卫人民平安。”征兵工作一开始,胡森林随即应征入伍。

吃饭像打仗,走路要拐直角,被子叠成豆腐块,顶着烈日站军姿,在草地上匍伏、滚进,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打电话只有五分钟……面对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三人心中明白这是成为军人的第一关考验,但既然已来到部队,便绝不会当逃兵。

矢志不渝在军营找到更好的自己

从象牙塔到热血军营,大学生又该如何适应环境变化并实现自我价值?个中滋味只有亲历者清楚。

海军精神为“爱舰爱岛爱海洋”,想要真正做到爱海洋、守护海洋,拥有过硬的身体素质是第一步。因此,除基础体能训练外,何帅还需定期进行适应性训练。九月的耐高温训练,何帅要脱光上衣在近三十度的烈日下暴晒34个小时,为期四天的训练结束时,何帅的后背蜕了几层皮;十一月的耐严寒训练,在零下15度的野外丛林里,何帅仅靠一件军大衣过夜。偶尔还会来场武装负重20公斤游300米的泅渡训练和海上俯卧撑作为“加餐”。

回想起军营训练,从无法适应到习以为常,在何帅看来,这是民向兵转变的必经之路,是“兵之初的淬火”。

“一人迟到,全班受罚!”在新兵训练营里,哨声代表紧急集合。一听见哨声,所有新兵需在三分钟内,将被子、褥子、枕头和洗漱用品等装入背囊,背上挎包与水壶,穿戴整齐后在操场集合跑步。一开始,战士们不太适应,迟到时有发生,副班长韩飞红则被连累受罚。

“一位战士犯错,我作为副班长要跟着受罚。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团结一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韩飞红回忆道。为避免此类情况发生,韩飞红利用空闲时间组织全队共同练习,与战友互相激励,最终包揽了连队军事训练、内务卫生、政治思想的三面流动红旗。

对于胡森林而言,执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的安保任务是他部队生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人行横道处拉上警戒线,查看垃圾桶、下水道和草丛里是否藏有爆炸物……201592日晚,到达安保区域的胡森林开始警戒工作。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将站岗、巡逻相结合。六十米长的安保区域,一小时来回巡逻五趟,一个晚上,胡森林走了几十次。待大会正式开始,胡森林站好军姿,精神抖擞地敬着军礼迎接阅兵方阵通过。近30个小时未合眼的疲惫丝毫未显,直至撤勤命令下达,胡森林脑中紧绷的弦才稍稍放松。

青春正好时,参军两年,收获别样青春。如今,何帅、韩飞红和胡森林三人都已退伍返校,重新开始各自的大学生活。但退伍不褪色,军营给三人“烙下”的印记并没有淡去。重返校园的他们加入狼牙军事协会,将军营里的纪律与作风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