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遥:我走过最精彩的路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5-27浏览次数:(10)

作者:学通社记者 兰佳其

什么时候才能到站……”从学校的舞蹈工作室出来,教育科学学院2014级学前教育专业的肖遥乘上地铁,准备回家。2014年入伍,2016年退伍,习惯了军营的快节奏,退伍后的肖遥有些不适应现在悠闲的生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她想寻找些退伍战友们的动态。肖遥上下划动屏幕,翻看朋友圈,目光终于在屏幕上的一个地方定了下来——部队老兵的退伍小视频。军旅生活的一幕幕像幻灯片般的在她脑海中回放,思绪又飘回到军营。
因扎实的舞蹈功底,和在新兵训练营中的优异表现,肖遥被挑选去文工团,正式成为一名文艺兵。压腿、下腰等基本功以及翻、转、跳等技巧训练,排练舞蹈剧目,为文艺演出做准备等,成为肖遥的日常工作。

寒冬腊月,温度已达零下,偌大的大礼堂冷得像冰窖。部队舞蹈最大特点就是整齐划一,几十人手脚完全同步甚至连呼吸都在一个频率,不是一件易事,所以每个动作都需要规范一致。一个个动作反复做,一个个节目反复排。为了不影响团体间的肢体协调,肖遥坚持穿一件薄针织衫排练。一场排练下来,肖遥被冻得手脚冰凉。

排练时间长,再加上严寒侵袭,肖遥的手第一次长了冻疮。整双手冻得青一块紫一块,十根手指肿得无法弯曲。白天,长冻疮处一碰就疼,十分影响排练动作;而到了深夜,肖遥被冻伤的手在被子里钻心的痒,弄得她辗转难眠。听着战友平稳的呼吸声,肖遥咬着牙,一边用手轻轻抚摸发痒处,一边转移注意力,回忆舞蹈动作。

2015年年初,肖遥所在的文工团接到南京省军区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艺汇演任务,全军上下齐心协力为此准备着。距离正式演出只剩半个月时,演员们每天都要前往演出现场彩排。早上七点半出发,凌晨一点回到部队。连续的高强度训练让肖遥有些吃不消,患上重感冒,一次她甚至在排练中途晕倒。在被送往医院输液,稍作休息后,肖遥一醒来,便要求返回舞台,继续排练。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耽误了彩排进程,只要我还能走动就必须坚持下去。肖遥坚定地说道。

登台表演前一晚,肖遥突然高烧不退,体温达到42度。在医院里吊了一整晚点滴的她,第二天却又准时出现在晚会现场。换好表演服,为呈现更好的舞蹈效果,肖遥竭力调整状态。但令她没料到的是,候场的间隙里,她就吐了四次。就在战友纷纷劝说她放弃时,肖遥却表示自己挺得住。可当真正上台表演时,肖遥稍稍一跳,好不容易平静的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酸水直往上翻,好几次她差点吐出来。凭着顽强的意念,肖遥认真发挥每一个动作,克服身体不适,终于将节目顺利演完。

部队里的那段时间确实很苦,但也最精彩。演出前的日子,身体负荷达到极限,肖遥仿佛看什么都是黑白,但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却明媚无比。情景舞蹈《南京大屠杀》、群舞《战旗飘扬》、歌舞《抗日军政大学校歌》……那些曾表演过的节目,肖遥至今记忆犹新。

南京省军区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艺汇演、江苏盐城下基层文艺巡演活动、南京盛军区春晚、舟桥旅春晚等等。在部队服役期间,肖遥参加过的大型文艺活动化作一枚枚勋章,记录着一名文艺兵的军旅生涯。

自己选的路,怎么都要精彩地走下去。这是肖遥常挂在嘴边的话,而她也确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参军入伍是我走过最精彩的路,我从未后悔过。她笑着说道。

前方到站……”肖遥的思绪被广播打断,她收起手机,走下地铁,继续现在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