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廷伟:“沉默有声”的科研行者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10-26浏览次数:(0)

 学通社记者 彭杰 谭紫雯

       2015年11月,我校数学与经济学院全廷伟博士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国际著名期刊《自然-方法》(Nature Methods)上发表了论文《神经元定位系统-树:自动、大尺度重建有密集分布纤维的神经群落》,这是我校首篇以第一作者在国际顶尖杂志Nature子刊上发表的论文。
  作为我校的青年教师,全廷伟更是一名潜心研究的科研行者。“我没有过人的智商与情商,我只是比较勤奋。”面对取得的一项项科研成果,全廷伟平淡不惊。他说,自己与科研共同成长,对他而言,持之以恒、不计较得失才是攀登科学高峰的不二法门。
  
 
业精于勤 扎根基础攻难关
 
       早晨8点,像往常一样,身着规整西装的全廷伟准时出现在实验室。他面色柔和,鼻梁上架着一副金属框眼镜,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手指在键盘上不停跳动,这是他日常的工作状态。
  2011年,全廷伟与华中科技大学合作,以博士后代表的身份加入生物医学光子学研究团队,投身于神经元数字化重建这一领域。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难题也浮出水面。当进入第三个子课题时,整个团队努力了近半年也没有明显进展。一切只得从最基础的开始,全廷伟静下心来,着眼于基础与细微之处,寻求突破点。在摸索的过程中,坚实的知识基础是他的后盾。“灵感不会突然产生,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打磨。”而这种积累来源于他几年如一日在实验室中工作。为了优化方案,他大量阅读与自己研究方向相关的文献,分析别人的研究方法。在精读文献的同时,他也会在电脑上进行算法演练,一遍又一遍地总结经验、找寻新的思路。
  扎实学习与积累过后,灵感在不经意间产生,突破也随即而来,其研究成果在国际顶尖期刊上发表。
  在取得这项阶段性研究成果之前,全廷伟的“冷板凳”一坐就是四年。没有娱乐活动、一年几乎只看过一部电视剧、手机上聊天软件只会使用最基本的功能……全廷伟几乎将所有时间都奉献给自己的工作。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这种态度早已根植于他的思维行动中。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做着自己的研究。”数学与经济学院副院长李海雄说。在他人眼中,全廷伟几乎成了勤奋刻苦的代名词。
  
 
乐于分享 氛围浓厚共进步
 
      “那射线采样与变分模型有什么共同点吗?”“我认为这两种方法结合也许能帮重建细胞分割模型找到突破点。”一个周四的下午,数经学院的办公室传来激烈的讨论声,七名教师围坐在桌前,正对《优化理论与方法》进行研究分析。
  科研需要交流,在交流中才能更好地为自己“充电”。2012年,全廷伟邀请数经学院其他6名参与科研的教师共同组成“生物图像讨论班”。于是,每周四下午或周六上午的3个小时成了“铁打不动”的科研沙龙时间,大家结合各自的研究兴趣点,相互交流学习。
  两年的时间里,讨论组的运作不仅启发了全廷伟在生物图像处理方面的相关研究,团队在2014年还成功获批湖北省优秀中青年科研创新团队计划项目。
  “和乐于研究的老师交流是一件快乐的事,我们有着理解问题的不同角度,可以实现一种方法的转移。”全廷伟说。在一次讨论射线采样和变分模型的相关问题时,大家各抒己见,终于对该图像分割的原理有了初步理解,而最近一直在探究细胞分割的全廷伟,也找到了一种可以尝试的新方法。
  不仅在讨论班里与其他老师分享交流,对于自己的学生全廷伟也是“慷慨解囊”。在他的统计学课堂上,总能见到他引导学生解决问题的身影。“全老师在课堂上很认真,对我们的课业十分负责。”13级数学与应用数学的周建对全廷伟的《统计学》课程印象深刻。除了对学生释放全部的耐心与细心,他还将自己的邮箱对学生开放,共享学习资料与实验资料。这些资源为学生解决了很多学习疑问,也为他们自学与实验提供了诸多便利。
  与教师交流,促进学术再造;与学生分享,传道授业解惑。全廷伟用自身对科研的热情、对教育的严谨带动着他人,他的坚持不孤独。
  
 
不骄不躁 保持科研平常心
 
       2005年,刚成为研究生的全廷伟,理论上证实了支持向量机作为分类器存在失效的可能,其成果发表在《华中科技大学学报》上。“第一次的科研经历,让自己得到锻炼,积累了经验,也稍稍建立了一些信心。”面对其中的磕绊与获得的“鲜花、掌声”,他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
  从2010年起,全廷伟先后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tific Reports》《Optics Express》等期刊上发表论文9篇。2012年,由全廷伟申报的《超分辨成像中快速超高密度荧光分子定位及追踪》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立项,成为我校首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获得者。面对这些成绩,全廷伟很谦虚,对他来说,每一次的成果是对自己信心和动力的补给。
  2007年,全廷伟在光电国家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物图像处理,属于应用型。而在这之前,他的硕士研究方向却是偏理论型,面对专业的不完全对口,他没有畏难。“这既是一次机遇,也是一次挑战。我有较好的理论基础,要做的就是如何将理论和方法投入到应用中来。”全廷伟说。8年的坚持和执着探索让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将荣誉与成绩看得很淡的全廷伟,把科研称为“在满足生存基础上的自娱自乐”。每每遇到瓶颈,他不强求自己为此“日夜奋战”,相反,他注重劳逸结合,让自己保持良好的状态再出发。科研之余,全廷伟虽然不常娱乐,但总是通过运动来保持充沛的精力。
  目前,2012年申报的国家自科基金项目刚刚完成结题工作,神经元数字化重建研究也已经完成5%。从2005年到2016年,全廷伟的科研从未间断。在他看来,科研像是一场马拉松,过程是漫长的,可能会进展缓慢,也可能会暂停进行调整,但是途中需要耐心,不能停止,唯有坚持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然而每一次的成功都只是这场马拉松的一个小节点,需要以一份平常之心再出发,朝着新的目标“沉默”奋斗。